玩个游戏遭到各种针对,是开玩笑还是网络欺凌?

2017-05-17 09:26作者:电竞研究社 - L4ughing来源:深度报道

  各个游戏的玩家群体都有自己心中的鄙视链,而在一些游戏里,玩家对于游戏内各个角色或者物品的看法也同样存在着鄙视链。

  半藏是《守望先锋》中的一个热门英雄,很多玩家醉心于半藏弓箭飞行的轨迹,但这个英雄操作难度极高,弹道也不是常规的直线,而是可以通过操作来微调的弧线。

  这就造成了很多热爱玩半藏,但却一直玩不好的现象发生,很多玩家开始对使用半藏的人进行语言攻击,“Hanzo main”(直译:专玩半藏的人)已经在国外演变成骂人的脏话。

  在去年美国竞选时,希拉里的团队就结合当时正火的《守望先锋》,做了一张抨击川普的宣传海报。

  宣传海报中的文案写着“川普每次都输,但都不是他的错”,将川普比喻成半藏那样只会抱怨队伍烂,却不思进取的个人主义者。

  这幅宣传海报被民众围观拍照,迅速影响到了很多美国人,甚至是小学生。

  前不久,国外一位《守望先锋》玩家Allie在推特分享了一件事。她女儿因为铅笔被男同学抢走,然后说了对方是Hanzo main,结果被老师通报批评。

  由此可见Hanzo main在美国是多么深入人心,不过半藏在中国的地位也好不到哪去。

  在国服一直有“十个半藏九个菜”这样的说法,每当游戏中出现了半藏,队友通常都会劝其更换英雄,而不愿更换的半藏,一般都会遭到队友嘲讽,因为能把半藏玩好的实在太少了。

  平时不是主玩半藏的玩家,也会在局势不利或者被队友喷的心态发生变化后,选择半藏自暴自弃,这也就造成了只要选出半藏,队友就会认为你在消极游戏。

  与半藏相同,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英雄联盟》里。《英雄联盟》中的亚索灵动飘逸,技能冷却时间短,时常会出现极限反杀的场面……但这只是别人家的亚索。

  亚索和《守望先锋》里的半藏一样,在游戏里的上限和下限都十分高,但不知为何,每个玩家都感觉自己遇到的“我方亚索”是处于下限。所以亚索是一个无论在我方还是在对方,都会让你菊花为之一紧的英雄……

  “我方亚索”通常都会以辣眼睛的操作,被冠以“托儿索”的名号,与以劫和盲僧为代表的“儿童劫”、“小学僧”齐名。玩家对于游戏里玩亚索的人有多愤怒,从搜索引擎就可以看出来。

  他们觉得亚索本应该是这样。

  可队友往往是这样,气愤的他们只能开喷。

  数年前火爆的网游DNF也有类似的角色存在。DNF中以鬼剑士居多,而鬼剑士转职后的狂战士因其操作简单粗暴,受到了很多玩家的喜爱,大街上的狂战随处可见。

  玩的人多不是什么好事,游戏内的骗子、开挂、奸商很大一部分都出自这一群体。而在决斗场中,很多狂战自己使用需要消耗无色小晶块的技能,却不允许别人用的霸王条款,最终让他们获得了“红狗”的称号。

  这期间正逢凡客体流行之际,“红狗”也被玩家们恶搞了一番。

  狂战士曾经作为DNF鄙视链最底层的群体,当然不只“红狗”一个称号。

  DNF中的很多时装穿在身上十分不起眼,而一部分狂战士玩家却在种类繁多的时装中,找到了最另类的搭配,这些狂战士被称为“红神”。玩家调侃他们道,“罐子头遮盖不了你沧桑的眼神,红翅膀掩盖不了你霸气的肩膀。”

  在三亿鼠标的枪战梦想中,CF玩家将游戏物品鄙视链推到极致。不同于其他只能默默忍受的鄙视链底端玩家,CF玩家们在版本的更替中吹响了反击的号角。提到版本更替,那基本与游戏平衡性离不开关系。

  AN94是一把用金币可以购买的枪,它的后座、威力、射速各方面都十分优秀,算是金币枪中的极品,甚至可以媲美那些需要用人民币购买的枪。

  这样的枪显然触及到了人民币玩家的利益,于是这些玩家靠着自己的VIP权限,在游戏中投票踢出使用AN94的玩家,并且声称AN94是一把BUG枪,使用AN94的玩家叫做“94 Dog”。很快,CF中禁止使用AN94成了政治正确。

  而非人民币玩家终于在一把并不像近身武器的近身武器发布后迎来了反击机会。

  马来剑是一把用人民币购买的武器,它的操作极其简单但又十分有效,配合连击脚本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所以只要发现有使用马来剑的玩家,都会被问候道,“马来狗,马来狗,按住左键不撒手。”

  游戏里有些人的行为确实可恶,但因此给所有人都加上一个不雅的标签也不是很妥当。这些在游戏里出现的现象,有些是开玩笑,而有些却属于网络欺凌现象。

  游戏是为了娱乐的,在嘲笑奚落其他玩家破坏游戏环境时,这些人自己对游戏环境的伤害可能更大。

  你在游戏中遭到过其他玩家的针对吗?欢迎在留言区说出你的故事。

官方微信

电竞研究社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