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万粉丝的世界顶尖玩家被骗签了卖身契?

2019-06-05 16:41作者:青春喜相逢来源:游研社

  Tfue是现在最知名的游戏玩家之一。从2018年到现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面,这位《堡垒之夜》职业玩家已经成长为直播平台Twitch上订阅总人数第3的超级大主播,在Youtube上也有超过1000万粉丝。

  去年,Tfue和队友一起赢下了《堡垒之夜》秋季赏金赛决赛冠军。不考虑直播和视频收入,Tfue在2018年光靠比赛奖金就挣了50多万美元。在外界看来,Tfue已经成功跻身电竞明星富豪的行列。

  不过Tfue的爆红道路没有外界开来这么顺利。今年5月20日,Tfue一纸诉讼状告自己所属的战队FaZe Clan。表示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面,自己一直受到不公正合同的压榨。战队的基本义务是每月付给自己2000美元的工资,但却要收缴走自己在Youtube、Twitch甚至竞赛奖金收入的80%。

  Tfue还说,FaZe战队只在乎他能挣多少钱,并不在意他的个人成长和身体健康。虽然他已经是最大的主播之一,按照和FaZe战队的合同,他依然必须和其他几位战队同僚一起挤在一栋房子里面共同练习和直播。一些战队里的队友还鼓励未满21岁的Tfue喝酒并参与赌博活动。

  虽然Tfue只是一个游戏玩家,FaZe战队却要求他在一些宣传视频中做出危险动作,导致他一只手受伤,威胁到了他的竞技水平和职业生涯。

  Tfue说,他原本在去年9月就想重新签订协议,但是这项要求被驳回了,并且还触发了合同的自动延期。现在,他只能使用法律手段来跳出自己的合同。

  1

  这个诉讼状一公布,不少职业玩家都十分震惊,也对Tfue的遭遇表示同情。假如Tfue的描述是事实,他的合同已经与卖身契无异。

  对于大部分职业玩家来说,直播和视频都可以算是自己本业之外的创收业务,Tfue合同中苛刻的分成条件实在是太奇怪了。Tfue当初怎么就在上面签字了呢?这和Tfue所在的FaZe战队的特殊情况有关。

  我们常见的电竞战队,比赛成绩永远都是第一位的。战队的收入,比如奖金和赞助,都直接和比赛成绩挂钩。

  然而FaZe走的路子却不太一样。FaZe旗下的职业选手,合同里的身份都是“艺术家”而不是“电竞运动员”,他们的实际工作,可能更偏向直播主播一点。他们会互相推荐带量分享人气,而选手的名气又成了FaZe品牌价值的核心。比赛成绩对于FaZe来说,只是一个添头,不是他们需要优先考虑的事。

  从这个角度来看,FaZe对旗下选手直播的高额分成,和一些对于职业战队来说比较匪夷所思的举动,比如前面提到的要求Tfue冒着职业生涯被影响的风险来拍一些娱乐宣传视频,都比较好理解了。

  2

  事情的另外一方,FaZe觉得,Tfue是在恶人先告状,单方面歪曲了事实。FaZe的创始人之一用激烈的言辞批评一位支持Tfue的著名玩家,说他们“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等到自己把事情原委说清楚以后,要找这些拱火的人“秋后算帐”。

  按照FaZe方面的说法,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

  自从Tfue加入FaZe以后,后者没有拿过前者一分钱。无论是比赛奖金、Twitch还是Youtube上面的收入,FaZe都分文未取。在整个合作过程当中,他们一共只得到了大概6万美元的分成收入。

FaZe关于Tfue合约的官方声明FaZe关于Tfue合约的官方声明

  FaZe说,和Tfue的“卖身契”合同有效期只有6个月,期满之后如果没有变动才会自动续约变成一个三年的合同。FaZe自己也觉得这个合同中有一些过于苛刻的条款,曾经提出过好几个重签方案,甚至承诺给Tfue七位数的补偿金,但是都被Tfue装死拒绝。

  在FaZe看来,Tfue是早有预谋,故意拖延到“卖身契”的自动续约生效,这样他才有理由起诉FaZe,从而彻底摆脱FaZe实现单飞。

  专门八卦各种圈内破事的主播Keepstar站在了FaZe的一边,表示自己至少有两个可靠的消息来源,证明Tfue就是想找个理由和过去一手提拔自己的FaZe撕破脸。

  3

  FaZe的回应出炉以后,舆论有一些反转。另一位著名的《堡垒之夜》玩家Ninja在直播中说,像FaZe这样的经纪公司主播间互相带量,对一个主播的成长意义十分重大。他也觉得Tfue可能把自己建战队单干想得太过简单。另外一些玩家则直接给Tfue扣上了“二五仔”的帽子。

  不过FaZe也不能回避问题的核心:不管他们和Tfue之间的账是怎么算的,最初的和同本身确实有不少问题。假如Tfue没有取得现在的成就,FaZe还会热心于和他重签合同吗?可能FaZe确实没有分走Tfue的直播和Youtube收入,但是关于赞助商和周边产品如何分成,FaZe只字未提。

  另外,前面提到FaZe旗下的职业选手都是按“艺术家”的身份签的合同。按照Tfue的律师的说法,这意味着FaZe实质上是一家“艺人经纪公司”,这和经营电竞企业是不同的,FaZe并没有作为艺人经纪的资质。

  最后,FaZe还有可能涉嫌“非法雇佣童工”,旗下的H1ghSky1是一位冉冉升起的直播新星,但是根据爆料,他在签约的时候只有11岁,按规定不符合参加《堡垒之夜》比赛的最低年龄标准,而FaZe在签合同的时候,怂恿小朋友的母亲修改了年龄。

有40万Twitch粉丝,但是不到13岁的H1ghSky1有40万Twitch粉丝,但是不到13岁的H1ghSky1

  电竞、互联网视频和直播刚刚兴起,市场不成熟,机构的运作也十分混乱。一些取得了一定成绩的电竞选手或者主播,在面对生涯的下一步的时候缺乏经验,面对专业机构提出的各种不平等条款,常常会缺乏必要的警惕。

  Youtube频道Smosh的联合创始人安东尼算是比较典型的一个例子。安东尼和另一位创始人伊安当年轻信了新媒体运营公司的承诺,将自己对公司的所有权转化成了实际上没有太大价值的期权,从老板变成了打工仔。

Smosh的安东尼(左)和伊安(右)Smosh的安东尼(左)和伊安(右)

  在合同的压迫下,安东尼经常会为各种活动代言,但是这些活动的收益却与他无关,甚至有些慈善活动的善款还会被公司侵吞,导致他的名誉受到了损害。一系列事件之后,安东尼对创作逐渐失去了热情,最终选择了离开。

  Tfue的诉讼还在继续,他和FaZe之间的纠纷究竟是无辜新人被业内老狐狸摆了一道,还是白眼狼忘恩负义,现在还没法下定论。不过这么一闹,估计以后签合同无论是甲方乙方,都会多长点心。

官方微信

电竞研究社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