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中国守望先锋电竞怎么做?暴雪给了一部分回答

2017-12-19 10:44作者:彭新来源:179049

中国区守望先锋电竞(CNOW)最近不大太平。

守望先锋联赛(Overwatch League,OWL)主席Nate Nanzer是上海一家餐厅烤鸭的忠实粉丝,甚至表示“如果你请我吃烤鸭,我一定会来中国。”但促成他今年第五次来到中国的并非烤鸭,而是近期这些让暴雪尴尬的新闻。显然,CNOW让人面露难色的现状更值得其认真对待。

11月28日,曾获得2017年中国守望先锋联赛OWPS年度总决赛冠军的MY电竞俱乐部宣布转型,尝试同类型其他竞技游戏。12月1日,OMG电子竞技俱乐部停止了守望先锋分部的运营。

更早时候,在守望先锋年终盛典和守望先锋世界杯活动上,“发生了一些插曲”。按照12月6日宣布即将离开的暴雪中国电子竞技高级总监齐文骏(Larry)的说法,这是由于“沟通不足”。

实际上,中国区发生的一切,被大洋另一头的暴雪总部看在眼里。“太平洋蛮大,但飞机会每天飞。”Nate Nanzer表示,“虽然隔得很远,我们一直心系中国,并且会帮助中国去建立一个更好的电竞生态系统。”

这个生态系统,建立在暴雪对于OWL的宏大计划上:一个NBA式电竞联盟,12支战队参与第一赛季,第一次为电竞赛事引入主客场制度,金字塔式的组织架构。而对于这个宏大想法的具体实现过程,Nate Nanzer的最新表述还仅是“我们在2018有一个非常宏大的愿景。”

然而,正如时刻关注中国互联网动态的暴雪所明白的,舆论形势不太乐观:“守望先锋凉了”的戏谑调侃正动摇着暴雪为之努力的根基,俱乐部解散的消息则牵动着粉丝信心,而Larry的离职,更不由让人质疑OWL在中国近一年中的努力是否行之有效。

正如媒体评述所言,这个联赛现在还有着众多问题:来自观众们的怀疑、凌乱的观战系统以及各队的归属感。

而这次Nate Nanzer来到中国,就是要与合作伙伴、电竞俱乐部老板以及媒体、社区好好谈谈。

OWL的2018年怎么做?

12月6日星期三的OWL季前赛场上,上海龙之队0:4负于首尔王朝,被“剃了光头”。

随之而来的吐槽是,相当一部分观众却不大知道这场比赛在哪里播出:在同期斗鱼、熊猫、虎牙、战旗等直播平台上,守望先锋区与往常基本无异。海外的Youtube与Twitch同样如此。

玩家的困惑并不意外,事实上,整个OWL季前赛期间,仅有两家渠道:OWL官网owerwatchleague.com与电子游戏联盟MLG(Major League Gaming)旗下的mlg.com,提供了赛事直播,这让习惯了国内直播平台的中国玩家极不适应。

这就涉及到暴雪对OWL季前赛的“定位”——短短4天12场的赛程并不是整个赛季的全貌,Nate Nanzer称其是整个赛季的彩排与练兵:“所有东西都是新的,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测试好它们,保证比赛真正打响时,一切的体验将保持完美。”

“目前来看,我们对直播效果是非常满意的。”Nate Nanzer说。

直播很重要,对于立志打造国际性赛事的OWL而言,直播渠道的缺失无疑会陷入尴尬。这一点在腾讯对英雄联盟的LPL与S7的推广尤为明显,几乎所有的直播平台都没有放弃对两场赛事转播权的争抢。

暴雪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赛事转播权涉及到复杂的商务谈判,暴雪有自己的安排,对此Nate Nanzer并未透露太多信息,“我们想说的是,正式赛季在直播平台的传播并不是季前赛呈现的样子。”他说。

最终,暴雪承认了中国市场的特殊性,此前以OWL为核心的全球赛事体系在面对中国显然需要做出部分调整,增加更多的非官方色彩。“我们在全世界各个地方都会有很多第一方的比赛,中国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市场,它存在很多独特之处,在中国我们会有更多的第三方比赛,我们会有一些策略上的侧重和不同。”Nate Nanzer并没有提到一些具体措施。

《守望先锋》世界杯明年是否举行还尚未可知,Nate Nanzer在提到守望先锋电竞赛事体系时,特别提到了这场赛事,“虽然2017年世界杯在中国发生了一些插曲,比如说组委会的一些事情,但我们还是认为世界杯是一个有远景的项目,我们会对他持续进行投入,并让它变得更好。”

无论直播还是赛事,最终落脚点在于,暴雪努力在明年为OWL长期发展奠定基础。基于《守望先锋》这个暴雪17年以来诞生的全新IP,暴雪有“做下去”的决心。

总之,2018很重要,它将是OWL的奠基之年。

“守望先锋整个IP有一个很长的未来,我们要去深度去挖掘,大家也看到了《守望先锋》的动画短片,比如我们在暴雪嘉年华上发布了莱因哈特的剧情短片,当然还有漫画,电子竞技。”Nate Nanzer说,“在此我要强调一下暴雪的游戏制作历史,这是一个对游戏不断完善、不断投资的历史。”

俱乐部打不下去,暴雪是怎么看的?

有关Nate Nanzer此次中国行程最尖锐的问题之一是:他将如何面对俱乐部纷纷转型和解散的现状。

没有赞助商支持,一个战队也很难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成绩优秀却因财政入不敷出而转型,这成为年末中国守望电竞圈难以忽视的现象。

典型的例子发生在MY电子竞技俱乐部,“成绩出来以后俱乐部还是没有什么收益,一直处于严重亏损的状态,条件也不允许俱乐部走向更大的舞台(购买OWL名额)......对游戏的热爱或者一时的好成绩,并不足以支撑一个俱乐部健康长久的运营下去......我们将尝试同类型的其他竞技游戏。”在一份11月28日发布于微博的公开声明中,MY如此解释转型的原因。

Nate Nanzer对此的回答是:“MY是今年夏季赛中国表现最好的队伍之一,对于他们转型其他项目的原因我们无法深究,但这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外界传言很多守望先锋战队没有可能进入到OWL,首先我们认为这个表述并不是特别准确,”在Nate Nanzer的理解中,战队因经营困难而转型,是存在挽回余地的。

比如,暴雪可以帮助资本和战队,促成某种合作和洽谈。“OWL在外面现在是有非常多的投资方希望加入,但对于这些投资方,也许他们没有一个实际运营电子竞技的队伍和经验,所以他们是存在与战队达成配对的可能的。”

此前,对于俱乐部和战队怎么赚钱,联赛给出的方法是除了奖金之外,一方面是给予战队选手最低工资补贴,和他们分享自己的收入;另一方面是通过战队的本地化,来产生额外的收入。

此外暴雪还将在财政上给出一套激励机制,但这并非免费午餐,想拿到钱,战队在生态系统上的建设上将有更多指标,体现在品牌、粉丝培养以及玩家体验上。“我们希望俱乐部在他们的品牌和粉丝忠诚度建设上有一些投入。”Nate Nanzer说。“当然,我在内部还在讨论很多的细节,目前还不能透露具体的方案。”

显然,暴雪并不欢迎一些“赚快钱”的队伍。“说得直白一点,对于那些企图在守望先锋电竞上赚一些快钱,比如说‘试水几个月,看赚不到钱我就换个项目做做’诸如此类的这些队伍,我们觉得可能这并不是我们想要去长期合作的一些合作伙伴。”

但暴雪可以肯定的是,未来战队将有更多比赛可打。当然前提是,这些第三方商业赛事的质量都要足够高。

谁将是OWL在中国未来的领头人?

很难再去打探暴雪中国电子竞技高级总监齐文骏(Larry)离开暴雪的原因,从界面新闻获得信息来看,Larry离开的原因颇为复杂,而暴雪也在着力淡化这位中国区电竞部门负责人离开的影响。

事实上,从NBA中国加入到暴雪后,Larry很快成了OWL最为引人注目的角色,我们很容易在各种对外场合看到他的身影,比如ChinaJoy、比如OWOD(守望先锋公开赛)、比如守望先锋年终盛典。

在公开采访中,他曾提到自己在NBA的工作将会对电竞事业带来的帮助:流程和架构,以及专业性坚持与商业化运作,这都是许多非专业出身电竞从业人员所缺乏的。

提到Larry的即将离开,Nate Nanzer的表述是“没有影响”。

Nate Nanzer希望大家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在整个中国团队的努力以及总部的支持上:"我们在本地在暴雪中国这里有一支强大的团队,对于守望先锋电竞也好,是非常又能力并非常有热情,他们一直是致力于打造守望先锋的电子竞技,所以在幕后是有一整个团队在做守望先锋的在中国的一些工作,而并不仅仅是Larry一个人的努力。”

遗憾的是,Nate Nanzer还是没有给出Larry继任者的答案。

官方微信

电竞研究社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