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Zzitai:活着不能整点事情,那就太无聊了

2018-07-10 09:16作者:电竞研究社-风霖来源:深度报道

  2018LPL春季赛冠军,MSI季中赛冠军,德玛西亚杯珠海站冠军,洲际赛亚洲对抗赛冠军。作为如今电竞圈子里炙手可热的明星战队,过去的三个月对于RNG的而言多少有些堪称梦幻。

  或许是对于国际大赛冠军的渴望压抑了实在太久,几乎大半个英雄联盟圈子这回都选择将视线聚焦在他们身上。从各大主流媒体曝光到参与录制知名综艺《天天向上》,凡是RNG出现的地方便会自带热度与流量。

  但在刘志豪(姿态)眼里,最近的自己并没有因为这一切而发生多大改变。“RNG本身就是一支高人气战队,队员们多少都已经习惯了。”即便战队将主场落户在姿态的老家北京,他也还是选择在基地里保持着波澜不惊的生活状态——起床,训练,健身,睡觉,日复一日,简单而枯燥。

  从2013年LPL正式举办开始算起,这位少年已经在联赛中征战了五个年头。当过主力,坐过板凳;拿过冠军,打过保级;位置从中单一路辗转到上单,身边的战友换了一批又一批。单从资历来看,姿态绝对算是LPL职业联赛中的一名“老炮儿”。

  “我大概是属于那种特别喜欢跟自己过不去的类型吧。”所以在曾经并肩的兄弟们一个接一个离去的日子里,他依然选择坚守在赛场上,用自己年轻而又算不上“年轻”的双手,追逐着下一场胜利。

  电竞研究社=D

  姿态=Z

  聊生活:喧嚣之后,一切照旧

      

  D:谈谈最近训练和生活的状态。

  Z:训练和生活的话,其实从2015年开始到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D:在拿了这么多冠军后依然如此?

  Z:嗯,还是按照之前的生活状态在走。唯一的差别,大概是赛场上的对手会变得更加针对我们了。

  D:被大众聚焦时会感受到压力吗?

  Z:其实还好,因为RNG本身就是一个人气很高的战队,无论去哪个城市相信人气都会很高,所以大家基本上都习惯了嘛。

  D:回到自己的故乡打比赛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Z:经常会有好朋友来现场看我打比赛吧。虽然从小在北京出生、长大,但每天的生活其实就是起床,去学校,放学回家,非常简单。就算出去玩,也是跟着爸妈;所以讲实话除了家人和学校以外,这座城市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有限。

  如果要是有朋友找我带他出去“飞”的话,比起北京,我可能更加熟悉上海一些。

  D:当你告诉家里人RNG主场要落在北京的时候他们是什么反应?

  Z: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习惯了我不在北京的状态。我跟他们说了之后,得到的回应就是:哦,是吗,太好了。

  差不多就这样。

  不过毕竟父母年纪都大了,而且平时很忙,就算给留了票,他们也没有时间来主场看我打比赛。但只要有机会回家,他们还是会亲自下厨给我做饭,出去给我买吃的喝的。

  说实话,家的感觉还是很温暖。

            

  聊自己:学过钢琴和舞蹈的刘志豪,最后成为了Zzitai

  D:觉得自己小时候在父母眼中是一个怎样的孩子?

  Z:算是听话,但也没有那么听话吧。我会把自己安排得很好,他们让我做的事情,如果自己正好喜欢,那就去做。如果与我喜欢的东西冲突,那就不会做。

  D:他们会放纵你吗?

  Z:印象比较深的是有一次考试成绩不太理想,我还以为要遭重了。结果没想到第二天不但啥事没有,他们还送了我一台PSP。

  所以至少在读书这个层面,他们并不是想让我成为一名学霸——我不要求你考一百分,也不要求你成绩足够好,但是你要把该做的东西做到。

  小时候还要学舞蹈学钢琴,比起读书,他们会更希望我往其他方面发展一下。

  D:结果却发展到打游戏了。

  Z:其实上学的时候,心思基本已经全放在游戏上了。当年在学校上计算机课,我基本上就是“王”的存在——可以直接上台讲课的那种。上课学不到东西,就全程在机房里打游戏,也没人能管得了我。

  等到上初中了,学校开的选修课里唯一与计算机相关的就是编程。当时是打着做游戏的算盘去报了名,结果进去一学才发现,还是很简单。

  D:学校教的东西已经满足不了你了。

  Z:嗯,大概小学五六年级?

  那个时候已经开始通宵了。晚上玩游戏,白天就去学校在那一睡——还专门挑那些不喜欢听的课睡(笑)。

  但是后来又觉得,与其白天这么在学校睡觉,还不如用这些时间来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在一个周五的早上,我就跟爸妈说今天身体不舒服,想要呆在家里歇一歇,结果这一歇,一年就过去了。

  D:这段时间有考虑过自己的出路么?

  Z:期间其实有好几支战队在邀请我过去打职业,其中有一支在长沙,但是我爸妈觉得太远了。

  我也试着跟他们(父母)聊过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们一边回绝我,一边想着把我送出国。那反正我也就是两个字——不去。

  D:最后还是父母妥协,放你去IG打职业了。

  Z:对。

  D:第一次离家独立生活是怎样的状态?

  Z:最开始IG的基地还在北京。

  第一天刚去觉得特新鲜,能够一群人坐在一起玩电脑。贼开心,晚上甚至兴奋得没睡着觉。结果从第二天开始,感觉就有些不太对了。

  D:孤独?寂寞?

  Z:差不多吧。到了第三天,就完全受不了了。当时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说想要回家。

  不过好在那时候离家不远,他们每周都会过来给我送吃的。后来俱乐部搬去了上海宝山,爸妈基本上就只能等到有事去上海的时候才会顺便过来看看我。不过那时候跟战队的人都已经混熟了,平时大家互相照应着,就感觉在哪儿待着都无所谓了。

          

  D:平时除了训练以外一般会去做些什么?

  Z:我很喜欢音乐,平时会经常听歌。喜欢在坐公交的时候看书。然后近几年来都会去健身。

  D:都知道你这两年瘦得厉害,是怎么做到的?

  Z:从240到180之间控制一下饮食,再往下只需要保持锻炼就行了。

  那时候很多人以为我是为了要追女生,但事实只是单纯地因为看自己不顺眼,想做一下形体管理而已。而且严格来说,健身算不上我的爱好,结果虽然能给我带来成就感,但说实话过程是真的不怎么好受。

  聊生涯:从想秀,到想赢

  D:觉得自己职业生涯中哪段经历让你印象最为深刻?

  Z:2016年底的NEST,我们拿了冠军。

  D:在IG的最后一段时光?

  Z:对。一方面是很喜欢IG的那些人吧。另一方面是因为第二年就去蛇队打中单了。在那次夺冠之前,我虽然已经玩了一段时间上单,但是心里还是很想打中单。可当时IG成绩并不理想,如果我在那种情况下走了,会觉得无论对自己还是俱乐部来说都很不负责任。

  结果那一次大家齐心协力拿了个冠军,我一下就解脱了,感觉可以放心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了。

        

  D:那最煎熬的一段经历呢?

  Z:难熬的时间太多了,持续时间长,而且频率超高。基本想不出来一个最特别的时间段。

  D:有想过放弃么?

  Z: 如果放弃是指退役的话,那说实话,基本上没有。

  因为那些时光,当时可能觉得很难,但你现在回头去看,其实也就那样了。

  而且我是属于那种会跟自己过不去的人,在这件事没有做好之前,后面一系列的事情我压根就不会去多想。 

  D:但在这个过程中许多你的挚友都离开了。比如PDD、孙亚龙、kid……

          

  Z:会感到失落吧。特别是今年kid退役的时候,说实话真的特别难受。

  因为我们都是一批进来的选手,顺序按照字母排列,Clearlove是001号,kid是002号,我是003号。

  其实他之前有跟我打过招呼,但当时就觉得他是在开玩笑。(停顿)就算说得再认真,我也会强迫自己认为他是在开玩笑。为什么人好好的,突然就不打了?当时就感觉:啊,我是不是活错了世界。整个人非常地错乱。

  D:你觉得这些经历让自己发生了怎样的改变(体型除外)?

  Z:怎么说呢?变化很大,而且分很多方面吧。除了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整个人的性格这些以外。比较明显的是赛场上的目标不一样了。

  一开始打职业可能更多的是想要秀,要玩得帅,要carry给别人看,让他们明白我操作有多好就够了。

  现在的话想要拿更多冠军,只要能赢,什么都无所谓。

  D:最近拿了不少冠军,觉得自己熬出头了么?

  Z:我觉得任何时候都熬不出头吧。因为在离开人世那一刻之前,你的上面都有头可以出,就看你想不想了。

  比如真的很累的时候,我也会休息,但是到第三天或者第四天的时候,基本就坐不住了。

  对于人生,有些人会觉得差不多就OK,这种想法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但对我而言,要是活着不能搞点事情的话,那就太无聊了。

官方微信

电竞研究社官方微信